查看: 305|回复: 2

[微信屏蔽汇总] 我的误入传销经历!

[复制链接]

2442

主题

2454

帖子

815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155
发表于 2018-5-15 05:5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步入2018年的我28岁了,名校本科毕业五年,在毕业后进入企业干了近两年,辞职后,找工作、考试又两年,终于考入一所学校当老师,去年10月份方才入职。

不知是否已进入网上所说的“90后的中年危机”,在经过父母亲友师长无数次的劝说应该考虑人生大事后,我也总是想我是不是该找个老婆结婚生娃了,总在夜里躺下问自己真的需要吗?

就在放假值班的那几天,我通过玩微信漂流瓶加了一位江西上饶的女孩。刚在漂流瓶里聊了几句,她就主动加我。成为好友后,很快就聊的进入佳境。

聊天让我产生了好感,也让我动了心思,心中开始畅想她是否就是我命中的女神,她能否是我未来的妻子。各种美好的想象都在我脑海里面浮现。也曾有那么几个瞬间,我问我自己,真的会那么美好吗,只是幻想吧!可能是骗局吧!但防范意识终究也只是一闪而过了。

聊了一两天,很快就看到了她发来的照片,我也给她拍了自己在宿舍的小视频。接下来,我给她发语音通话或者视频两三次,她都没有接。我心想可能是女孩子不好意思接吧,就这样不断的在每一个可疑的时候都找个合理的理由说服了自己。

聊了不过三天,我提出一个她能到我这边来工作,然后我俩相识,然后谈婚论嫁的美好前程想法。甚至把以后的困难和应对办法都进行了各种的设想。

在她提出让我去江西看她时,我犹豫再三。毕业四年来,没挣下钱,父母的钱继续花了好几万,还有一些同学朋友的欠债仍未还清。虽然现在的工作每个月有4000块钱左右的工资,但依然是捉襟见肘。不断地查询线路,安排时间,思考计算再三,我终于痛下决心花上一千多块钱去见见她。

为了缩短时间,我买了飞机票。她说她最爱吃巧克力,我买了一百多块钱的德芙。2018年1月28日,带着期待我坐上公交,走入机场,从南昌转高铁到上饶。从寒冷的北方到温暖的南方。

在我出发之前,她打电话很关心我,叮嘱路上照顾好自己。说好的到火车站来接我,结果我下火车后给她打电话,她说让我等一会儿。等一会儿我又打电话问她,她说还没下班,让我坐公交车去肯德基,却不说肯德基在哪。我让她给我微信发个位置,也是十几分钟还不见发过来。我逐渐的失去耐心,心想这么大老远来,见不到也罢。

在广场上转了一圈,几次冲动心想不如回去吧。但最终又说服自己还是忍一下吧,没点耐心怎么行呢?经过再三追问,循着她发过来的肯德基的位置,我坐着公交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给她打电话,她说需要洗个头发半个小时就过来了,结果我等了一个小时,她才到。

令我惊讶的是她并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。一见面,她就挽起了我的胳膊。这个行为让我心中一惊,心想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,初次见面怎么就这么亲昵?头脑中的疑惑并没有加强我的警惕,我还沉浸在书生气的未解之谜中。

一见面,她旁边的女孩很热情的跟我攀谈起来,而她却那么腼腆,不怎么说话。她们先说去超市买点东西吧,比较喜欢吃小吃。我只得跟随。她们挑了一袋吃的,买了些毛巾、卫生巾等日用品,我很“绅士”的付钱。接着,饥肠辘辘我们去吃晚饭。吃饭的过程中,聊天很愉快,我更加的放松了警惕。看到她们两个穿着朴素、很单纯的女孩子,吃完饭又是我“绅士”的去付钱。

吃完饭,已经是九点左右了。怎么办,去她住的地方吧,愉快的聊天让我也相信她了,住她房间,也能替我省下钱。在路边打了辆车,聊着天很快就来到了她们住的小区。那个小区是一个非常破旧的小区,借着远处的路灯走进楼道,打开手机沿着破旧的楼道来到了顶层,大概是五楼。

打开门,屋里黑着灯,但一个卧室亮着灯,门关着,光从门缝里射出来。她们并没有开灯。我好奇的随便一说“哎?这个屋里怎么亮着灯?”,当我刚走近那个卧室,门被一下推开了,我突然看到屋里怎么有一个男的,当我正在疑惑之际,突然有人就一把把我推进屋里。一下子出来了五六个年轻小伙子。心想,当下不妙,一定是进入狼窝了,图财还是害命啊!

当下,一个小伙子靠上来,亲切地问我:“帅哥,从哪里来啊?”我心里害怕,不敢直视他们,不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便抬起头来说:“想干什么,说!”他继续问我从哪里来,我继续说想干什么。几句来回之后,几个人靠近我,其中一个一下子抱住我,我奋起反抗,其他几个人一拥而上将我按到在地下。

其中一个颇有手段。他用手捏住我的睾丸,我疼得无力反抗,只得听凭他们发落。那个捏我睾丸的像是领头的,对我恶狠狠地说:“你他妈给老子老实点,否则老子弄死你。听清楚了,你他妈来这里,是帮你朋友看一个行业,看清楚了,看明白了,好好地来,好好地回,老子不图你的钱,不图你的命。你要是敢给老子整出半点儿事来,老子要了你的命!”

我配合的嗯着,点着头。怕我乱喊,他们很快就将我的嘴用毛巾塞住,我的眼镜已经在混乱中被打落在地上,镜片掉了一个。

他们将我的物品在一张随便撕的笔记本纸上进行了详细的登记,让我看,还让我在那张纸上签名,并告诉我不会少我一样东西。经过这么被整,我在惊吓和筋疲力竭中手抖着还没签完名,他们就将东西收了起来,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没收。我颤抖着站起来,当时的可怜样,我清晰地记得,无法忘记。

当晚,两人护送我在隔壁卧室睡下。在我进屋前,那个带头的先进屋把里边一个踹了一脚并说:“大帅,你他妈今晚给老子老实点,要是敢整事儿,看老子收拾你。”然后,他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小帅,你他妈放老实点,老老实实睡觉。听到没有?”

我不住的点着头。弯着身子,在别人的搀扶下进去。按他们要求把衣服脱了睡在了门口。没有开灯,我清楚的知道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睡在地下。地上铺了一层防潮垫,上面铺了床单,盖着被子。整个一夜,我不敢睡去,也不敢翻身,我要使得他们以为我睡着了。满屋子的呼噜声和臭汗味,我却不敢提出半点意见。看着我的人紧贴着我睡着,我知道他们生怕我跑了。半夜里,不断有人进来出去。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。

第一个夜晚,我假装睡着,但我不得不想想,我到底该怎么办。时而懊悔,时而想着应对的办法。心思根本无法集中。但我知道,这么多人看着我,我肯定是逃不出去了。我只能顺着他们,先观察几天再看。可是,时间不等我,还有三天就开学上班了。我的学生,我的同事、领导看不到我该怎么办?内心五味杂陈,个中滋味真是生平头一回经历。

3月1日早上六点多,也就是第二天早上,我在疲惫中被叫起。出卧室门一看,七八人已经在破旧的客厅地上坐着小凳子等候我。我在师父(看着我的人)的陪伴下,第一个进卫生间洗漱(第一个进是对所谓的“帅哥”的优待),我的牙膏牙刷毛巾都已经被准备好(所有人的洗漱用品每天都由值日“老板”准备好),我按照师父的提醒快速的洗漱完。为保持安静,他们要求每个人都“低调点”。等一个一个轮流洗漱完,前一晚上睡觉的卧室已被打扫完。

传销的洗脑模式,信不信不重要!

我们带着小凳子进入客厅按照顺序坐下。分两排,一排靠着墙的一边,另一排靠着墙的另一边,两排对坐着。所有人开始了自由的聊天。

这个时候,师父开始给我讲规矩。我有两个师父,一个坐我左边,一个坐我右边。从今天起我被叫做小帅,另一个小伙被叫做大帅。昨晚那个比较狠的领头的提醒我不要跟大帅有任何交流。我明白,我们两个都同是天涯沦落人了。

接下来,师父开始跟我聊天,他不断的安慰我,给我宽心,让我放下心来。我紧张的心也的确慢慢放松了。聊天一会儿后,是今天的早饭时间。端上来一锅面条,没有绿菜。由专人打饭,每人一碗。由于我是“帅哥”,最先给我递饭。饭到手时,必须起身说“大精(英),辛苦。”饭到手后不能吃,得等着所有人一起吃。开始吃饭时,一部分人开始争先恐后最里面念叨些什么话,大概意思就是饭前给大家讲个故事,讲个笑话之类的。这种类似和尚念经的仪式在吃饭、学习、唱歌活动之前都有。

然后,由其中一个人开始讲故事,其他人听着,不时的有人在配合着嗯。很明显,那些熟悉这一套流程的都是这里的常住居民了。后来我知道,他们都被叫做“老板”,也叫作“大精英”。

饭的难吃可想而知,只有一点白菜,面条比指头还粗。我硬着头皮吃完了,生怕又惹出什么事来。吃完饭是一个一个放碗筷进锅里,放之前必须正对着锅蹲下,嘴里面念叨着“插播一条xxx的广告,各位老板吃饱吃好”之类的话。靠窗户摆着一张破旧的小桌子,上面放着一个杯子,一块叠好的毛巾。桌子后面是一个凳子,人要坐的话,背靠着窗户。桌子前面放着吃饭的锅。

吃完饭,又是一段时间让人放松的聊天。这个聊天过程,基本上是对个人成长工作经历的了解。聊一会儿,就开始他们所谓的“摆起”。两排凳子靠向一边墙,对面墙上贴着一张中国地图。两三个人站在前面,其他人坐在凳子上。站在前面的人一首接一首的开始了唱歌。为了“低调”,唱歌的声音都很轻,唱的也很随意和难听。很多歌曲都是关于打工的,情爱的。还有内容是到上饶的和各种掺杂着荤段子的歌曲,这些歌曲内容都有明显的传销风格。

唱歌罢,就开始讲课。一人主持,实际上是在旁边帮着擦黑板。黑板就是墙上的中国地图。另一人主讲,主讲者快速模糊的自我介绍,让我基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这种快速模糊的自我介绍,现在想来原因有二:一方面是他们本身学历低,快速模糊只是为了掩盖讲课的紧张;另一方面,快速模糊的讲话使得“帅哥”听不懂,这样正好可以用来问“帅哥”听懂了什么时,可以得到“没听清”的回答,这样的话,就可以有理由继续留下“帅哥”,让他们看清楚看明白再走。

自我介绍完,主讲人就开始讲课。他飞速的动着嘴皮子,一边说着,一边拿着白板笔在地图上歪歪扭扭的写着,凌乱的画着。语速之快,让我对这样的讲课大吃一惊,真是从小到大闻所未闻。

经过几天的听讲、他们的解释后,我后来才逐渐知道所讲内容是什么。

这些人所从事的是“直销行业”,也被他们叫做“今天行业”,寓意它正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。在他们的话语中,这个直销行业是被媒体上所错误宣传以及有意宣传的“传销”。而“今天行业”,却不是所说的那么坏的“传销”。他们想把“今天行业”极力的和“传销”的社会坏印象撇清关系。

在这个屋子里,从始至终,他们不允许任何人再提“传销”,忌讳“传销”。黑板上写着的三种经营方式。第一种是所谓的柜台卖货,第二种是所谓的推销卖货,第三种是“直销”。还写着麦当劳,讲着麦当劳的成功。还写着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,这家公司就是他们所谓的直销代理产品的公司。还说这家公司全球200多家分公司。还写着公司在天津的具体地址,在北京的总部等等,以此来告诉“帅哥”公司有地方可查,是值得信任的。

公司的卖货方式是“几何倍增学+人际关系+直达送货”云云。赚取的利润是中间环节费60%。公司的员工分五个等级:业务代理、业务助理、业务主任、经理、高级经理,一级一级升高。

他们讲着各种从这家公司成功走出去的人和故事,然而在和他们的聊天中发现他们故事里的人物他们基本都没见过。还说这家公司保证进入的人人人成功,2年内至少拿到150万。而且2年后必须要出局,否则,要想再赚150万,就必须从业务代理继续干起或者自己拿着这150万去创业。

这种承诺,这样的时间,无不充满诱惑力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基本每天不是上半天就是下半天讲一堂课,每天几乎都是重复的内容,但是由不同的人来讲,看得出来是要锻炼所有的人来讲课。其他的时间不是聊天就是唱歌打牌。在聊天过程中能够清晰地感觉得所有“老板”们都在讲着类似的故事,同样的道理,目的就是说服你打工这么多年,啥钱没挣到,不孝敬父母,想不想改变命运?通过对今天行业的了解,是不是改变命运的机会?

这样一个一个似是而非的问题,一环套一环,似乎水到渠成,最终把人导向不得不去承认选择从事今天行业来改变命运。

从这些“老板”们的穿着上看,穿着都很普通,有些甚至穿着开洞的衣服,破旧的布鞋。从和他们的聊天经历我得知了他们的姓名,他们的打工经历,我暂且当做这些信息都是真的。但至少有一点,他们全部是从农村出生,在外打工几年到十几年不等的年轻人。他们年龄大多在23~30岁左右。

陪我的师父23,安徽人,在电子厂、新疆等地干过各种工种,人生经历听起来特别丰富。受过很多苦很多累,很多的人言冷暖。为的就是挣大钱改变命运,回到家里吃喝玩乐或者创业享受,让当地人都瞧得起。他们讲的经历大抵如此,所欲求的也大同小异。

斗智斗勇终难逃魔掌,不交钱出不了传销窝

在3月2日,我由于基本已经能判断他们是什么套路,要达到什么目的。从此静观的我开始话多了起来,放松警惕和他们宣传自己的观点。但实际上,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是民主辩论,发表不同意见的地方呢?我以为能讲一通当老师培养人才,为社会做出贡献的道理能把他们镇住。结果却是不断地遭到反问的奚落。

他们说“你当老师能培养几个人才,培养的学生出来还不就是给老板打工吗?你说打工能过上好日子吗?”的确,这些在我的认知里,我无法反驳。他们说的不就是当今社会的现实吗?

当然,他们最终导向的是通过从事“今天行业”,从而爆发,然后去做人上人这样一个出路。由于我的话伤到了他们的自尊。我对自己的自信也使得他们觉得难以说服我,给我“洗脑”(他们还讲过一通说脑子能被洗掉吗的歪理邪说,这里我不细说了),这些很快使得我迎来了又一次暴力和对我的恐吓。

3月3日下午,一个被叫做“主任”的年轻小伙子进入了房间,坐在了那个靠窗的凳子上。在这里,有很明确的规矩,主任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,比“老板”高一个等级,也就是老大,负责这个据点的一切,所有事情必须得向主任征求同意。

当然,老板当中也有一个头,负责日常各种事情,有部分决定权。每次主任从外面进门,所有人必须立马起立,向主人问好。然后主任落座,接着,其中一位“老板”就立马先后拿出两块毛巾让主任擦脸,给主任擦鞋。等级尊卑立马显现。

基本上每天这个点,当家的主任都从外面进来,然后讲一通道理。不外乎打工的情况,人生奋斗发财翻身,做人上人成功之类的。

这天下午,进来的主任据说姓梁。刚进入后说话就透着一股恶意,一看就是来者不善。主任说着说着话题转向我们两位“帅哥”(大帅和小帅),紧接着就是我们不论怎么回答都不会令他满意。回答不好问题,迎来的就是一顿暴打。边打边骂,言语中充满着各种侮辱。我俩轮着挨打挨骂。他让我们蹲着,我们不能站着。他让我们看着他,以示尊重,我们不能斜视。对我的辱骂,全是来自于对我的经历,我的工作以及我昨天那些为社会培养人才的“高尚”的大道理。

我知道,和我的聊天,他们一方面收集我的个人信息、成长经历。另一方面把握我的心理和思想认识,以便针对性的做我的思想工作,说服我。今天的这顿打和辱骂,明显是这三天来恐吓、诱惑、说服无效后继续以暴力来进行的恐吓。

明白了这一点,我知道不能去触碰造成他们今天的心灵的创伤。还得顺应着他们来。这个地方,从进来开始就不是讲理的地方。挨完近两个小时的打骂,我们被告知两天内必须看清楚看明白。我想着两天可能是他们留我的期限。也或许是他们想早点拿到钱让我走。

在接下来的两天内,我更加小心谨慎。他们明显感觉对我洗脑不成功,在每次讲课时都不断地提问我。由于我每次都思考如何回答更好,他们便认为我心计多端,搞忽悠不配合。

思考也成了罪过,每次讲课我都被辱骂和质问一顿。

3月5日,我以为那天打我的主任会来做最后的了结,结果却相安无事。我工作的单位3月4日已经开始上班了,而我还没有到单位去上班。这几天,我父母打电话来,这伙人就要求我接电话必须开免提,在电话中对“今天行业”不能提到任何信息,也就是我出来回不去的事情不能直说,也不能半直说。我按照他们要求回复着电话,向领导请假,应付着工作上的各种事情。

在3月5日晚上,我们经历了这几天来传说已久的发工资。每人一个信封袋里面装着钱。钱不多,我看大概几百块钱。但和每个人下面的人头数有关,多少个人头数多少个信封袋。而其中有些人连一个也没发。据主任说是可能人太多拿错了,没拿过来,过两天就拿过来了。

期间,我观察屋内情况。我想过三种逃生办法。

第一种是在上完卫生间进屋时快速冲上桌子,趁其不备,飞身从窗户上冲出去,向外面大喊求救。因为窗户是双层玻璃,外面还有铁栅栏拦着,我看栅栏的间距,我是不能穿过栅栏的。这种方式只能发出求救信号,但不能逃出去。一旦外面无人听到求救,可能就有性命之忧了。这个地方被选的特别好,一方面是破旧小区,住户很少,多半是底层租住或者老弱病残。另一方面,这栋楼旁边就是KTV,白天很少听到楼下有人声,晚上就是KTV的吵闹声。

第二种就是上完卫生间后,我顺势冲上去,一脚踹开大门,从门外飞身逃走,但是我到底能不能一脚踹开门呢,我心里十分怀疑。

第三种就是趁着上卫生间时,一下子冲进厨房,拿起刀,谁敢靠近就砍死他,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。但我终究还是没有胆量和把握去尝试这三种办法。

在3月5日晚上,睡下后,我告诉师父,行业我看明白了,但我还是决定回去当老师。他又乱起八糟的讲了一通道理。当他听到我还想回去的时候,就硬说我没看明白。然后问了一个没讲过的问题,让我回答不上来。这几天我发现,每当我有倾向说我看明白的时候。他们就会问一些刁钻的甚至没讲过的问题来刁难我,以便我承认我还没看明白。说白了就是不想留下来或者钱还没交,怎么可能让我通过呢。

3月6日,那位大帅,来自山东的一个很老实的小伙,突然和他师父一起,在从外边来的两位主任面前开始走一个形式,这个形式就是他拿出8400块钱上交,要做“老板”,要代理产品了。这家公司规定,做“老板”,至少要交3个2800,也就是代理三套产品。这套产品是叫做香妃丽人的化妆品。而且他们信誓旦旦的说,这套化妆品guo-mu都在使用。

在这里,一切非法的、没有廉耻的歪理邪说都要戴上合理的合法的和正当的帽子。

的确,当今社会,坏人不把自己装扮成好人,资本家们权贵们不给自己戴上什么为了人类共同体-的帽子,真不好意思出来招摇撞骗和剥削压迫。哪一个资本家们不做一点慈善呢?

交钱后终于离开了传销窝

时间一天天过去,我心急如焚。这次出来,遭遇如此侮辱、暴力和限制人生自由。是我的空想、幼稚让我一步步犯错,走入这个在遥远的时空的陷阱。

当然,我不走入,也会有别人走入。我和山东的小伙的相遇,意味着这样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将会有很多。社会的两极分化,遭受悲剧的人们,在生活中挣扎的人们。

3月7日,我已痛下决心,无论接下来是生是死,是辱骂还是暴打,我都必须坚定地表明我要走的意愿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早上九点多,当家主任把我叫到了我来的第一晚上被制服的房间,开始跟我谈话。

他问我看的怎么样?我坚定地说我看清楚看明白了。他说“那行嘛,就问我几个问题,看清楚看明白了回答上来就可以走了嘛。”

我心下怀疑,你不让我走的话只会问我绝对回答不上来的问题。结果第一个问题,我就因为少说了加号两个字就被判为不通过。我稍有悔恨自己没把握住机会。但随即我就明白,不让我走,即使第一个问题我回答上了,下面的也绝对回答不上。但我必须坚决多次表明我想走的决心。在对我说教一个多小时后,他发现我还是不为所动。于是托出了最后的解决办法,那就是代理三套产品,也让我交3个2800,就可以做不在职的“老板”,做了“老板”,每月就会给发工资。我心下明白,终究还是为了钱。

这钱不交我肯定走不掉了。于是我联系同事,中午就把钱转了过来。我手机上绑定的银行卡的钱也都转了过来,转到了那位当家主任的微信上总共1万元,剩下的钱用来给我买机票。

当天下午,他们很快就为我进行了仪式。还是和昨天同样的场面,类似的话语和程序。在早上的时候,为了下午仪式顺利的进行,他们告诉了我会问哪些问题,也告诉了我答案。他们跟我说的特别痛快,完全感觉不到会刁难我的意思。

晚上八点多,刚洗完脚,两位主任把我叫过去,教我和其他“老板”道别,让我回去别惹半点儿事出来,也就是别给他们带来警察。他们给了我火车票后,还让我拿着身份证放在下巴上拍照保存。我的东西,最后除了手机他们留下了,说等我回去后就给我寄过来,其他的全部给我了。我知道这帮流氓无产者,也不会把我的手机还我了。

我当初带来的巧克力也已经不翼而飞了。

两位主任一左一右护送我到了火车站,一路上和我东拉西扯,扯各种有用的没用的,我也迎合着。为了还能让我保持通讯,他们专门给我买了电信版的一款最原始的华为手机,所有的“帅哥”都会给配一个最落后的非智能手机用来回电话,而微信、QQ等都由在职的“老板们”替我们登录在他们的手机上随时帮我们看着。

带着东西,我凄凉的坐上了火车。在上饶站和杭州站,我感觉我离开人世太久了,像个傻子一样四处张望,我努力地张望,似乎仍看不到我想要的信息,内心无尽的茫然,恍如隔世,总怕错过了火车错过了站,乱七八糟的想着各种没有答案的问题。

3月8日,我从从杭州转车回到了单位。

如今再写这篇文章来记录我的经历,已经是整整一个月后的事情了。在回来后,我本打算将这个秘密永远收藏,不跟任何亲友谈起此事,耻辱呵!幼稚呵!

自然,我的手机没有邮寄过来,给我打的钱也没有打过来,微信上再也找不到那位主任和我的“女朋友”。但我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和不平。

回来的第二天,就跟借我钱的同事和盘托出,并和他商量了怎么面对怎么办。
虎口脱险的我,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总感觉处在一种恐惧、悔恨之中。我只能让自己扎进忙碌的工作中,暂时的忘了这段经历才能感觉到有点解脱。但我终究不能忘记,而且永远铭记!

生活逐渐的平静和步入正轨。我开始能理性的回顾和总结这件事情。我把我的经历讲给了我最信任的朋友,她劝我勇敢的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,让更多的人免为其害。

回想求学路上的自己,真是一路努力进入重点大学,毕业后的工作却和名牌大学的牌子极不相称,收入也只能是勉强维持生活,工作和大学时幻想的办公室里西装革履,送送文件,做做规划汇报,晚上夜宵咖啡,假日旅游省亲,真是天差地别。

在第一份工作的工厂里,我看到在三道工序上流水式的工作的工人们,每天黑着脸,闻着车间刺鼻的气味,戴着3M口罩也阻止不了车间的粉尘进入鼻孔。每天加班加点,却只有两三千三四千的收入。节假日,连本该有的休息也没有,连劳动法上规定的加班工资也没有。这就是我们教科书上所谓的“领导阶级是工人阶级”吗?

再看看我自己,和我同在一个公司的985的大学生们。我们一样的工资只不过四五千一个月,同样的每周只休息一天,每天和工人一样干十二三个小时,节假日没有该有的休息,也没有加班费。而我们生活需要的房子呢,房价却是高的买不起,只能去啃老。孝敬父母,给父母养老更是谈不上了。

再看看那传销点的“老板”们,哪一个不是身出农村,在外打工一无所获,又在当下处处是资本渗透的宣传中,为了钱幻想着像马云一样的去成为富人?资本主义的生活给我们的是同样的伤害,在这种伤害中,这些人不惜以身犯险,去幻想快速的追逐地位、财富的代表——金钱。

洋洋洒洒,记录着我的经历,我的感悟。把这个真实的过程展现给所有人,勇敢的面对我的疮疤,为的是让更多的人能以我为戒,再少受伤害。传销,真的是特别的猖獗和害人。

就在我回来后的几天,看到微信群里有人在说和他一起的朋友被骗入传销了,损失了七八万块钱,我看到后特别愤怒和着急。我希望他们能多关心这个被骗入传销的大学生,如果要不回来钱就报警解决。

但是,几天后的消息证明,这个同学的学校根本不愿管这件事,而且威胁他让他不要把这事传出去。在他们户口当地派出所报警后,当地派出所也不管。

我从最开始的忌惮不敢报警中到现在,我也逐渐的明白,恐怕我报警了也还是没什么用吧?!没人会管这件事的!

漫漫黑夜,终将要过去。就我个人,要放下思想包袱,去勇敢的面对生活,而我们,一切受苦受难的人们,我们只有挣脱资本主义的枷锁,才能迎来自尊、幸福的生活。

作者:沧海一粟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55

帖子

760

积分

团长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760
发表于 2018-5-15 08:3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传销对于想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的确如此的诱惑,在人群中骗来骗去。发财梦,一夜爆富梦,高人一等做上人上人。一切都是社会不公一切向钱看闹的,人们急于脱贫致富被迫走入歧途,反而造成严重伤害越来越穷,连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一切都在其中,自己也扮演最大的骗子的角色,这是现实社会也是改开的又一个“亮点”,这样发展下去积累了更多更大的怨言仇恨,这种负能量会把社会推向深淵。传销在我国已发展了二十多年其中被骗上当的有几千万人之多,这种负能量会毁坏中国的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4

帖子

428

积分

营长

Rank: 5Rank: 5

积分
428
发表于 2018-5-15 13:11:5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改革开放金钱至上害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